玄界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楚氏赘婿 > 章节目录 214 丹阳——大楚钢铁之城!
    下午时分。

    这支庞大的大商队,和一路走来的商贩们,很快到了丹阳县的城门口。

    却见,县城的城门换上了新大铜门,城门口装饰一新。只是城头的泥土墙太矮,依然能看出这里曾经是一座小县城。

    县城的土城墙只有三个人高,主要是防蟊贼。对叛军、大股流寇,土墙并无多少防御力。

    在东城门外,站着一排十名守城兵丁,凶神恶煞的瞪着每一个进出丹阳城的人。

    大楚皇朝的县城兵丁,几乎都是凑数的,比衙役强不到哪里去,大多数都是歪瓜裂枣,流里流气。

    可是这些丹阳县兵丁,却完全不同。

    他们一个个膀大腰圆,身形壮硕,头上带着着铁盔,身穿一套崭新的铁铠甲,从头护到脚,手持宝刀、刺盾、长枪,刀枪上抹了桐油,寒光湛湛。

    这支商队的君臣们,看到这丹阳县兵丁装备如此精良,都是心头大震。

    居然是铁铠甲!

    这威力可非同一般,一个铠甲兵足够砍十个无甲兵,就这十名丹阳兵丁,可以把几十号无甲兵当瓜来砍,那是毫无问题。

    几百名流寇面对他们,恐怕都会望而变色。

    这全套的铁制铠甲,连金陵城的守卫都没有铁甲,用的是皮甲,只有皇宫禁军才有铁铠甲。

    没想到,丹阳县连守城兵丁都是全套铠甲。

    虽然县城的兵丁极少,通常不过区区一百人,但人手一套的话,那也是一笔相当不菲的开销了。

    “这位兵兄,你们丹阳县令这么舍得花银子,为何人人一套铁甲?!”

    孔寒友向城门的一名兵丁队长问道。

    “花个屁的银子!

    丹阳县,家家户户,是个男儿都打铁,这些都是自家打的。一个月就打好一套百炼铠甲了。哪里需要动用县衙的银子!

    咱丹阳的兵丁,每年都要服半个月的徭役,都是自带装备。身上不披甲、不带一口宝刀,哪有脸站在城门。”

    守城的兵丁拍着胸脯,极为自傲道。

    他们这些丹阳兵丁,不是世代当兵,而是徭役兵,直接隶属于封地之主丹阳郡主的兵。

    他们之前都是矿山的矿工、铁铺的铁匠,本就会打铁,一身的孔武力气。

    只是,轮到这个月,他们服徭役,这才在城门口站岗。

    耍刀弄枪,临时练习一下武技。

    别看丹阳县只有一百个兵丁,但是每年轮流服徭役的有近二千号人。家家户户男子,都要服兵丁徭役。

    好在,他们只需要看守县城的城门,这个徭役任务其实挺轻松。如果是服朝廷的徭役,要去北方当兵,防守匈奴,那就很艰难了。

    孔寒友面色一滞,顿时无语。

    皇帝项燕然看到守城兵丁,心头不由感慨。

    这丹阳县!

    就是一座精兵窟啊!

    矿工,铁匠,都是力气活,精干壮硕,一天到晚挥舞双臂,双臂都是蛮力。

    他们当兵,那是天生的精兵。

    “这守城兵丁如此凶神恶煞,进出城的商人不怕吗?”

    项燕然朝那行脚商人,问道。

    “怕什么,蟊贼才怕他们呢!

    他们一个个门神一样守在丹阳县城门口。他们只是站岗,也不会索要钱财。

    那些外来的蟊贼来了丹阳县,看到兵丁这副架势,就知道丹阳县不好惹,根本不敢在城里闹事,惹是生非。

    丹阳县的治安极好,还没听说有蟊贼在县里作案的。

    咱们这些正经商人,巴不得他们守在城门口当门神。”

    行脚商人摇头道。

    皇帝沉默了。

    兵丁强,蟊贼自然少。

    但是,这依然无法解释,丹阳县政绩清单里面,蟊贼、司法案件,为何完全清零。

    哪怕金陵皇城,都有很多小贼,天天有司法纠纷。

    ...

    在丹阳县城门外,还摆放着一张桌子,墙上贴着大字。

    上面写着:“招募无地流民。凡是无地之民,入山采铁矿、运矿一年,无违法犯纪者,可为丹阳县民,列入本县户籍。后,方可为本县铁匠,得木屋一所,打铁为生。”

    一名小吏拿着笔墨,在做登记,每招一名,便写一个编号。

    在桌前,排着一条数十人队伍,都眼巴巴的等着小吏的挑选。

    光是这个编号,已经排到上万名之后了。

    丞相孔寒友和御史大夫王肃面面相觑。

    丹阳县已经招了上万名的流民!?

    因为大楚目前没有出现重大灾情,轻灾咬咬牙就挺过去了,还不至于让百姓背井离乡,所以流民并不是多。

    丹阳县居然招募大批的流民,这说明什么?

    丹阳县缺人,而且是非常缺。

    光靠生育已经来不及了,需要从外招人。

    几乎来了就收,去矿山干一年苦力,只要能吃的了这份苦头的,就能留下为县民。

    至于那些油滑,吃不了苦头的,在矿山待不住,自然会走人。

    丹阳县的耕地是有限的,容纳不下太多的人。

    但是矿山,可以容纳一大批的人口。挖矿,苦力活,有力气就能干,也没什么技术。几千几万人,都能完全吸纳进去。

    ...

    商队众人进入城内。

    这才现,丹阳县城里的衙役们,居然是有一部分是骑马的,每天不停的骑马巡逻各个街区。

    随便在那条街走一下,都能看到衙役在巡逻。

    蟊贼的确不敢在丹阳县放肆。

    蟊贼两条脚,哪里有马跑的快。

    这大楚的百郡千县,恐怕只有丹阳县的衙役们,奢侈到了骑马巡逻的程度。

    然而,这些只是开胃小菜而已。

    这支大商队真正进入丹阳县深处。

    皇帝项燕然,丞相孔寒友,御史大夫王肃,等一众高官大臣们,他们这才看清楚丹阳县的真面目,真正的震惊了。

    县城内。

    沿着一条长长的内河,旁边是一座座耸立的土高炉,冒着烟火。巨大的水利鼓风机,在水利的驱动下,运转着。

    许多青年壮汉在土高炉旁边冶铁。

    从这些小土高炉里出来的,不是普通的生铁和熟铁。

    而是将生铁熔化,和铁矿石搅拌成糊状,再撒入一些特殊的矿粉,形成“炒钢”。

    一出炉的,就是炒钢。

    这炒钢的质量极佳。

    不用反复的锻造,天然就要比铁高出一大截。自然节省了大量的淬炼打铁的人力和时间。

    相比大楚皇朝,其它地方炼出来几乎都还是生铁、熟铁,并未掌握炼钢之法。

    县城内沿街,大街小巷内,一排排清一色的铁匠铺,几乎望不到边。

    “叮叮当当~!”

    铁匠铺内,众多彪悍的精干大汉们在挥舞着铁锤,打着各种铁器。

    而那些中年妇女们,则在用小推车,推着山上的矿石,运送进县城里来。

    县城内客栈,住着的全是从全国各地来的商贩们,从丹阳县采购大批的铁器。

    皇帝项燕然和三公九卿众位大臣,包下了县城的一座客栈,放下行囊。

    然后,皇帝和大臣们到丹阳县城里各处转转。

    县衙门肯定是不去的,数据太容易造假了。丹阳县官吏挺着脖子说政绩清单都是真的,也没办法证实。

    直接去丹阳城里转一转,丹阳县的情况,自然是一目了然。

    他们进出县城里街道,各个铁匠铺。

    这些铁匠铺,门匾上挂着招牌“李寡妇铁匠铺、王大锤铁匠铺、铁蛋铁匠铺...”

    招牌上,画着各种图形——能打什么铁器,就画一个上去。

    而且丹阳县有一个特殊的规定,每家铁匠铺都只允许固定打三到五种铁器,不能多打。

    如此,商人们来了丹阳县,看招牌一目了然,也不用多问。

    铁器几乎一炼好,很快就被买走。

    都是大犁、锄头、镰刀、菜刀、剪刀、小锤子等常见的铁器。都是寻常家庭,最常用的铁器。

    少则几百文,多则一二两银子,打造的很快,卖的也快。

    大农令杨褚守在一家铁匠铺门口看着,遇上商人,随口询问铁矿石、铁器的价钱,飞快的计算每笔交易的利润,心头震惊。

    扣掉采购铁矿石、炒钢的钱,还有要缴的税钱等等各种开支。

    一座很小铁匠铺,一名铁匠一日便能收入五百文铜钱,月入十五两银子——这放在金陵城,那也是小富户的收入。

    要知道,一个炊饼才两文铜钱,十文铜钱,就够一个壮汉吃饱饭了。

    可是,丹阳县,家家户户都在打铁,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这样的收入。如果一家好几个男丁,那更是收入几十两银子。

    这简直难以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