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界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楚氏赘婿 > 章节目录 241 气急败坏的诸侯王们
    次日。

    金銮殿上。

    金陵府尹,楚天秀上奏一道《盐铁专卖》疏。天下盐铁,收归朝廷专卖。

    朝廷上下震惊。

    “皇上,万万不可!小昏侯这是夺民之财,祸国殃民,这是要天下大乱啊!”

    “此策一出,民不聊生,东南沿海家家户户丧失糊口之业,盗贼四起,天下纷乱!此祸之,定然是小昏侯。”

    “完了,与民夺利,这大楚是要完了啊!皇上,请斩小昏侯,以谢天下!”

    反对者众,许多大臣当场破口大骂。

    “臣,徐丑,冒死上谏。小昏侯祸国殃民,乃是我大楚之祸端,凡是他出的对策,皆是祸国殃民之举。臣,恳请皇上三思,近贤臣,远奸佞!臣等,才是忠贤之臣啊!“

    徐丑拜在殿内,痛哭流涕。

    这大楚,除了诸侯王在鼓捣盐铁之外,许多豪门大户也参与了盐铁买卖。

    他们这些大臣,不少家族都吃盐铁这碗饭。

    这里面利益之庞大,几乎相当于整个大楚朝廷的财政。

    可想而知,其利之大。

    这么大一笔收入,朝廷给一锅给端走了,只能朝廷卖盐铁。他们家家割肉,哪里舍得?!

    谁不强烈反对!?

    丞相孔寒友,垂头低目,仿佛事不关己,出奇的沉默。

    他心中门清。

    没有皇帝在幕后撑腰,小昏侯怎么可能忽然上这道奏书,捅这个马蜂窝?

    况且,朝廷财政,的确十分窘迫。

    处处缺银子,急需大笔银子投入。

    没有强大的财政,就无法继续推进各项新政改革。

    没有新政改革,皇帝还需要他这个新丞相吗?

    还不如让谢胡雍老丞相,继续当主相。谢胡雍下台,就是因为阻挠了新政。

    所以,他这个主相,是断然不能阻止阻止新政,阻止皇帝敛财……既然如此那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小昏侯去干吧。

    没人能阻止的了皇上,自然也没人能阻止得了小昏侯……除非……除非这天下之主换人了。

    反正这事情,跟他孔寒友关系不大,跟儒派官员也关系不大。儒派官员大多数是小门小户,还参与不了盐铁这样的大生意。

    御史大夫王肃也沉默。

    盐铁专卖,这对门阀勋贵的损失,相当重大。

    除了诸侯王,恐怕就是门阀勋贵,手里的盐田、铁矿山最多了。

    但是,阻挡不了皇帝的意志啊!

    算了。

    让项家财雄势大的众诸侯们,去和皇帝斗吧。

    诸侯王们要是赢了,皇帝自然没办法推行盐铁专营。

    这金陵城里的门阀勋贵们,手里没兵没将,不足几百家丁,还是低调一些,别去当这出头鸟。

    谁赢了,支持谁。

    这些话,当然不能说。但是事情,只能这么做。

    皇帝项燕然在金銮殿的宝座上,冷冷的坐着,看着众大臣们站出来激烈反对。

    不过,还算丞相孔寒友、御史大夫王肃,两位三公比较识大体,并未出来反对。

    太尉李荣,自然更不会反对。

    其余九卿们,也只是说点无关痛痒的话。

    只有底下的官员们,跳的厉害。

    “徐丑,忠心可嘉,这满朝文武,唯有你冒死进谏!

    朝廷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朕,提拔你为朔方郡监察御史,去巡视边疆。

    也让匈奴人看看,朕的文武大臣,各个忠勇无不,不畏牺牲。

    来人,送徐大人即日启程。”

    皇帝项燕然感慨万千,赞许道。

    徐丑愣住了。

    他高升了?

    为啥是朔方郡那种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去那里天天吃风沙么!

    还有凶悍的匈奴兵,经常袭扰边疆。

    “啊,不是,臣没有这个意思……皇上,臣想留在您的身边尽忠,臣不要去边疆啊~!”

    “退朝!”

    ……

    吴国。

    国都会稽,王宫内。

    朝廷这边刚刚有了决定,颁布政令。

    吴王项弼已经收到金陵城传来的朝廷最新动向密报,不由气的暴跳如雷,一掌拍碎了八仙桌子。

    “砍了铜币,还想禁盐铁,这是骑在我们诸侯们都脖子上拉屎啊!皇帝啊皇帝,真以为我不敢造你的反么!”

    项弼满脸横肉,凶相毕露,神情无比狰狞。

    他吴国地处海边,盐业是暴利,占了极大的税赋收成。再加上铁业,占了吴国一小半的税赋。

    禁盐铁,这是断然不能忍的。

    加上之前的禁铜,吴国一大半的税赋都要没了。以吴国之地,还怎么养数万精兵?

    大楚朝廷收入暴涨,兵力定然更加雄厚,更难对付。

    长此以往,诸侯王们定然衰亡,眼睁睁看着朝廷实力不断壮大,吞并众诸侯国。

    “父王,时机已经成熟!

    盐铁令一下,不反就是死,天下诸侯必反!

    我吴国揭竿而起,成为天下诸侯之。推翻狗皇帝项燕然的暴政,杀太子项天歌。

    父王登基称帝,恢复天下大治。”

    项贤冷道。

    那日秦淮河烟雨楼,太子项天歌一剑重创他下体,从此不能人道,此仇他日夜不忘,必报这奇耻大辱。

    如今,时机已到。

    杀!

    反了大楚天下,换他父子上位!

    “这个挨千刀的小昏侯!不是他出头怂恿,谁敢出禁私铸铜币策,禁盐铁~?!

    当初,本王和众诸侯们一起约定,摔杯为号,取小昏侯项上人头之日,众王一起反。

    不斩小昏侯,不解我心头之恨!

    传本王令,我吴国在金陵城内的刺客,立刻动手刺杀小昏侯,拿他项上人头,祭旗!替天行道!

    得了小昏侯的人头,本王即刻一封诏书,天下诸侯共讨朝廷上下众奸佞,清君侧。”

    项弼目露寒光,怒道。

    “是,父王。金陵刺客早已经布局数月之久,我立刻命令刺客,抓紧行动。“

    项贤拱手道。

    很快,会稽城内飞出一只飞鸽,直奔金陵城而去。这只飞鸽的密函,和以往不同。

    以前只是在秘密准备,摸清楚金陵城内的布局和兵力,并未急于动手。

    诸侯王们自己也还没准备好起兵之事,当然不能仓促行动。

    但这一次,是下令刺杀。

    即刻动手!

    诛杀小昏侯,摔杯为号,天下诸侯一起,造反起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