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界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楚氏赘婿 > 章节目录 17 春江水暖“儒”先知
    夜。

    腊月时节,寒气正盛。

    长乐街的鸿门客栈却如同往常一般宾客盈门,商旅、儒生文士们聚众相邀,杯盏交错,闹哄哄一片。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平王府内的一个轰动性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金陵城的诸多王侯门阀府邸的仆人们、私塾先生们中间传开了。

    据说小昏侯发明了一种极为上品的“昏侯纸”,但是不用来抄撰书籍,反而用来填茅房。

    这简直是无法容忍的奢靡啊!

    客栈大厅内的数十名儒生文士们聚集在一起,喝着酒暖着身子,又是激动,又是愤然。

    贾生早早就赶到鸿门客栈,在众儒生们面前,狠狠地批评小昏侯。

    新纸问世,这对全天下的儒生书生们来说可是一桩大事。

    尤其是这种新纸,一扫旧麻纸的弊端,已经可用于抄书。

    儒生们读的书,全都是他们去各个富豪之家借书抄来的。要是一卷轻薄的纸书籍,抵得上一百卷竹简抄写的书籍

    岂不是意味着,一卷书就能等于一辆牛车的竹简,这是何等的便利?

    哪怕是藏书极丰厚的权贵门阀之家,从此也是再不用雇佣几十头牛去搬运满满一屋子的竹简了,只需带上几十本纸书就能搬家。

    他们这些寻常小富出身的儒生们,去大豪门阀家里借书,也容易许多。

    “听说,小昏侯为了这纸,花了几千两银子造了一座大型造纸作坊,大幅改进了工艺。”

    “可惜啊!小昏侯的所作所为,匪夷所思。造出了如此好纸,不为天下书生着想,居然只顾着自己享受一番,简直是大楚第一败类!”

    儒生门听闻此事,都是咬牙切齿的痛骂。

    不过,话又说回来。

    小昏侯纨绔之名冠绝金陵城,无人能比,早就不是一两年。

    众儒生对小昏侯种种纨绔挥霍的行径,早就司空见惯了,痛骂一番便是。

    他们现在最好奇的,是这昏侯纸是否像传言中那么出色。

    “贾生...这纸到底好不好用?可有新纸,让我等一睹真容。”

    “当然好用,贾某特意从王府茅房里‘借’了两张,就是为了给大家先睹为快!”

    贾生满面春风,从怀中宝贝一般亮出两张昏侯纸。

    一张是空白着的,舍不得用。而另一张则已经被他虔诚的用娟细小字写满了《论语》,字迹清晰无比,毫无模糊。

    近水楼台先得月,在金陵城的众儒生文士们中间,他这个平王府的私塾先生,是头一个尝鲜。

    金陵城的其它豪门大户人家,虽然也已经听闻,但哪怕是贵族子弟,都还没试过昏侯纸的“妙用”。

    “好纸,果然是好纸啊!此纸洁色无瑕,柔韧细密。光是这卖相,就比麻纸好上十多倍。”

    “墨水书写,不渗透,比竹简还好。相比之下,原先的麻纸就太粗糙了,墨水不断渗透扩散,不久之后字迹便模糊不清,不堪重用啊!”

    众儒生们顿时惊喜,纷纷传阅。

    传闻再多,也不如亲自拿在手里观看。

    这亲眼一睹,昏侯纸,比传闻甚至比他们想象中还要更好。

    “贾生...你可是用过了?”

    “好用啊,舒坦...!”

    贾生正得意,忽然醒悟差点说漏嘴了,连忙道:“写着舒坦!”

    “这样好的纸,居然被小昏侯如此糟蹋,简直是天谴啊!”

    “明儿,我们去拜访平王府...去小竹林‘借’昏侯纸!”

    “我们都是斯文的读书人,约好日子,分批去拜访。切记不可一拥而上,闹哄哄的去王府茅房,弄的斯文扫地!”

    “好,同往!”

    众儒生们无不激动,相约时间,准备去拜访平王府。

    ...

    沈府。

    沈大富自从上回去昏侯府讨债,被小昏侯给气的吐白沫,便躺在家休养,整天嘴里念念叨叨,想着如何“复仇”。

    他早已经派手下家丁,紧盯着小昏侯的举动。

    惊奇的发现小昏侯这几日在忙着兴建作坊造纸。

    让他掉下巴的是,小昏侯居然造新纸成功了,太离谱了。

    &n

    bsp;   坊间的儒生们都在传言,昏侯纸要比麻纸出色好多倍,已经可以用来制作书籍。

    沈大富不由琢磨起来。

    小昏侯看来还是有点能耐啊,难怪比他儿子沈万宝的纨绔排名前了两位!

    这一琢磨。

    这让沈大富这个掉进钱眼里的商人,嗅到了一丝与众不同的商机。

    纸能制作书籍了,造纸业要一片欣荣了?

    纸张一旦能够取代竹简,所有竹简都会被替换掉。

    朝廷要用大量的纸,替换库房中无数古籍。

    全国一百多个郡国的县衙、私塾,整个大楚皇朝数不清的读书人,全都要来买纸...这是多大的销量啊!

    “这笔生意可以干,大赚一笔银子!”

    沈大富有些兴奋起来。

    可他迟迟不见儿子沈万宝那边有任何进展,不由有些急了,“儿崽,爹给了你五万两银子。怎么没见你有什么动静啊,抓紧动手啊?”

    “爹,您是不知道,我这不在观察,找出手的时机吗?...也没发现小昏侯露出破绽啊。”

    沈万宝满脸尴笑。

    他这些天忙着和驸马爷谢安然去逛秦淮河画舫潇洒,哪有空去想斗小昏侯楚天秀这样伤脑筋的事情。

    他这金陵城第三纨绔,一旦和楚天秀这金陵城第一纨绔开战,整个金陵城都不得安生,鸡飞狗跳,鬼哭狼嚎。

    累死累活划不来啊!

    再说,离他向老爹保证的三个月还早呢!

    到时候爹早就把这事忘了。

    沈大财目中喷火,深吸一口气,“废物,眼前便有一个大好的机会,你没有发现?!”

    “什么机会?”

    “昏侯纸,听说没有?”

    “早听说了,小昏侯最近在埋头鼓捣昏侯纸,还拿去填茅房,这事被金陵城的读书人骂的狗血淋头呢!...不过,骂他也没用,小昏侯脸皮厚,不在乎。”

    沈万宝疑惑。

    老爹说这事干什么?!

    沈大富激动道,“你别管那群酸儒骂不骂,眼下这昏侯纸现在已经有轰动金陵城的势头,很大可能取代竹简,流行于世。

    我们沈家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也赶紧去盖作坊造纸。只要击垮小昏侯的造纸作坊,独霸造纸业,就能大赚一笔啊!”

    “爹,您糊涂了吧。咱家是江南第一绸缎商,还有一座铜山,缺钱只管铸钱就是,何必去挣造纸这点辛苦钱?!”

    沈万宝不由瞪眼。

    “混账东西,金山银山也有吃空的一天!咱家那座铜山,已经挖了几十年了,还能挖铜铸造几年啊?谁不知道,咱家的江南第一绸缎商,那是沈太后撑腰。否则哪里轮得到咱家当这江南第一绸缎商!”

    沈大财主大怒,“我们要拿出点能耐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只要造出‘沈氏纸’,供天下读书人使用,定然可以一举名震天下。

    咱们沈家的名声,从此在天下读书人眼里打响了。省的他们老是说我们沈家暴发户,全靠着太后的荫泽,没有一点自己的本事。”

    “咦...这也是啊!”

    沈万宝目光大亮,终于被老爹说动心了。

    金钱什么的,在他眼里全是粪土!不挥霍掉,他心里总是痒痒难受。

    但是,他在乎名气啊!

    他沈万宝这金陵第三纨绔的名头,矮了小昏侯一大截。不能这一辈子都被小昏侯给压得死死的,一定要翻身压过去。

    沈氏纸一旦通行天下,他沈万宝名气一飞冲天,天下谁人还识得小昏侯!

    “好!我立刻召集金陵城里的匠人,一万两银子砸下去,去赶建一座巨型造纸作坊,研究出新纸配方来。他小昏侯能造出来,咱沈家也一样能。

    昏侯纸要是卖十文的话,咱们沈氏纸便卖九文,八文。不管他什么价,硬是要低他一文铜钱。

    反正我们沈家财力雄厚。不惜血钱都能逼死他,让他一张纸都卖不出去!亏死他,亏死他!”

    沈万宝大乐。

    这是一个好机会,为了这名气,他要跟小昏侯狠狠斗上一场!

    “对,就该这么干!用银子,狠狠砸死小昏侯的作坊!我沈家的沈氏纸,要独霸天下!”

    沈大富痛快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