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界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楚氏赘婿 > 章节目录 21 宅斗小胜,躺赢!
    二夫人脸色有些变了。

    这些日子,她亲眼目睹络绎不绝的儒生、士子求纸心切,甚至来王府偷昏侯纸,大有一纸难求之势。

    只要不瞎,就能看到昏侯纸的无穷潜力。

    她虽然讨厌小昏侯,但对能挣银子的东西从不反感,不由萌生了想要将造纸作坊收归自己掌控的念头。

    可是,没合适的理由。

    当初小昏侯主动来找她要一笔五千两银子,她还不屑一顾,没给...现在一想,都后悔死了。

    要是那个时候批了这笔钱,她如今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将造纸作坊拿过来,连个商量都不需要。

    可小昏侯从她这里没拿到银子,而是去找郡主要了一笔银子。

    这造纸作坊的钱,是郡主李虞私人出的,这造纸作坊就是属于郡主的私产。

    此事王爷不点头,她也没办法拿过造纸作坊的所有权。

    她指使心腹钱大总管在王爷面前找机会诉苦抱怨,就是想向王爷告小昏侯一状。

    可是。

    这风向不对啊!

    王爷和小昏侯这才聊上几句话,居然被小昏侯给带偏了,关心起新纸的价钱来了。

    王爷这是准备向自己的上门女婿买纸?

    此番把李虞、小昏侯招来,难道不应该是叱责小昏侯将纸放在小竹林的茅房,以至惹来天下儒生士子们嘲笑,然后把造纸作坊直接收归王府公产吗?

    二夫人立刻朝钱大总管使了一个眼色,让他立刻将这带偏了的风向掰过来。

    钱大总管心领神会,躬着身子,拱手朝李荣禀道:“王爷,容小人禀一句。姑爷造纸是大好事...唯独把新纸放在茅房,有些不妥。

    每日都有一群儒生士子结伴相邀,来王府的小竹林偷纸,王府钱财、名声上,都损失不小。

    要知道,市面上麻纸都能卖十文。这新纸质地上乘,价值二十文一张也是自然。一天少被窃走近一百张纸,少说损失好几两银子。

    小人身为府上总管,负责王府各项产业的收支,不能视而不见。...可否请王爷,从公账拨五千两银子给郡主买下这造纸作坊,将作坊收归王府公账?”

    李虞一听这话,就知道二夫人惦记上了小昏侯的造纸作坊,不由冷笑,“钱总管这是要干涉本郡主的私账?造纸用的五千两银子,是从我私账支出去的,这造纸作坊便是我的作坊。平王府上可没私账充公的规矩!”

    钱大总管连忙躬身,急道:“小人不敢,郡主误会了。这造纸作坊,其实风险巨大,万一买纸的书生极少,便亏大了。还不如把造纸作坊划归公账。这巨大的风险,由王府帮郡主担着。”

    “虞儿勿要责怪钱总管。钱总管也是为郡主和平王府的着想。造纸是细水长流的买卖,前面十年都是亏本,根本挣不到什么钱。”

    二夫人也帮衬着解释,笑道:“你想想,新纸是可制作成书籍,少数士子图轻便会买。但这价格二十文铜钱一张,能买得起的是极少数门阀子弟,销量自然也少。

    还不如从王府公账支一笔五千两银子给郡主,然后把造纸作坊划归王府的公产。

    这笔造纸的生意长久,渐渐也能挣一点钱。咱们王府家大业大,以后多一笔长久的收入,开支上面也会宽裕许多。

    将王府上下打点的更体面些,和金陵其它门阀、各王府比起来,咱府上也不显得的寒酸。”

    “二夫人所言甚是,小人正是这样想的。”

    钱大总管抹着汗,连连点头附和。他是二夫人从谢府带过来的心腹,必须为二夫人冲锋陷阵,得罪郡主。

    李虞根本不理会

    二人的一唱一和,只是冷道:“造纸作坊是亏是赚,那是我的事情,不劳二娘担忧。更没有让王府担负亏损的道理。此事休要再提!”

    二夫人被李虞给一句话堵回去了,不由哽噎。

    她也不敢硬要李虞的私产,只能看平王。造纸作坊能否收归公账,全看王爷的一句话。

    “造纸这点小产,虞儿要留着就留着吧,好生打理...但也别坏了王府的名声。不可再让那些儒生、士子,借故去小竹林了...若有人求纸,让其出价买便是!”

    李荣寻思一下,摇头。

    他听到几人这番话,也差不多弄明白府里的情况。二夫人应该是想亲自掌管这座造纸作坊,而不是让小昏侯和李虞管着。

    这才生出今日的事端。

    但造纸作坊这点小钱,他也不会在意。

    况且,这是上门女婿小昏侯发明的纸,他也拉不下脸要过来。

    否则,外面传出去,说他欺负上门女婿,夺他女儿的私产,岂不是成了金陵城的大笑话!

    就算造纸作坊利润颇高,那也只会便宜他的独生女儿,日后整个平王府都李虞和小昏侯之子来继承家业。

    肥水不流外人,肉都在自家锅里。何必去斤斤计较造纸作坊归谁管。

    “是,爹爹!”

    李虞笑着点头,随后白了楚天秀一眼。都是他干出来的糊涂事,被二夫人借机告状,惹得爹爹说一顿,差点把造纸作坊给抢了。

    楚天秀只是闷头吃着肉。

    他也没去插话,就看这位继女和后妈在明争暗斗。虞儿直接把二夫人想要篡夺造纸作坊的小算盘,给堵回去了。

    看来虞儿在王府,还是比后妈更强势啊。

    小胜一局!

    自己还没真正出手呢,这场王府宅斗,算是虞儿带着躺赢吗?

    李荣又将建造一座藏书阁的事情一说,需要大量的纸张,楚天秀立刻一口应承下来,需要多少纸,全包在他身上。

    李荣当然也不好意思问女婿白要。

    以五文铜钱一张纸的价钱,从公账上支这笔钱。

    读书人的事情,从来不便宜。

    堆满一座五层楼的藏书阁,这可是一笔长久的大生意,至少上几万本书的纸张...甚至更多,可以让造纸作坊拼命增产了。

    楚天秀心中乐滋,盘算着这笔能赚到多少银子。

    “贤婿,我听虞儿说,你向公车府递交了岁举的《自荐出仕书》?公车府那边,可有驳回自荐书?”

    李荣说完造纸一事,又想起一事,问道。

    “对,前些日交上去的!没有被驳回。”

    楚天秀连忙道。

    “如此甚好,没有被公车府驳回,那应该被公车令杨绛上交到丞相府,由谢主相草拟今年岁举的人员名单,交给陛下亲自过目。

    谢主相的脾气好,他这里极少会驳回举荐书。至于皇上那边....。你这几日好好准备策问。离腊八的殿试,也没剩下几天了。”

    李荣想了想。

    谢丞相的小女便是谢丽元,这位谢氏门阀的家主谢丞相就是他的岳丈。

    他想着怎么在皇帝面前,不露痕迹的把这位经常干糊涂事的小昏侯夸奖一番,助贤婿参加殿试!

    连造个纸都能丢到茅房的纨绔子弟,光亮点在哪里呢?

    一身乌漆墨黑的小昏侯...找个闪光点有难度啊。

    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