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界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楚氏赘婿 > 章节目录 92 纨绔聚首,必生大乱!(一更)
    秦淮河畔杨柳依依,两岸大小青楼共有十座。

    烟雨楼,极为有名。

    去年的花魁,便诞生在烟雨楼。故而烟雨楼野心极大,请了金陵大才子谢安然驸马爷出手,想要继续拿下今年的花魁!

    在楼外的沿河泊口处,停着一条三层楼的巨型画舫,乃是赫赫有名的烟雨画舫。

    这艘画舫停靠在岸边,能够上画舫的,当然是非富即贵。在这官宦满地走的金陵城里,那也是屈指可数的豪门中人。

    寻常的老百姓只能在河边看看热闹,听听画舫内传来的袅袅之声,渺渺歌音,羡慕一二。

    ...

    楚天秀带着祖儿,招摇的来到烟雨画舫外。

    正看到,驸马谢安然、沈大公子沈万宝和一个戴着斗篷遮住面目,一副神色鬼鬼祟祟,心虚的太子爷项天歌。

    谢安然等三人,一大早便结伴游秦淮河,也是刚刚来到烟雨画舫,准备去观赏花魁大会。

    “呀,谢兄,沈老弟...哎呦,太子爷也来了!小小年纪,就逛青楼?这不大好吧!”

    楚天秀笑道。

    “小昏侯,本太子十四岁成年了好吧?”

    项天歌从斗篷下露出有些稚气的脸,白了一眼。

    “小侯爷,哈哈,如约而至啊!咱们四个金陵大纨绔,今日定要在烟雨画舫,玩个痛快,不玩尽兴绝不归!走,一起上画舫,我早已经定了最好的座位了!”

    谢安然大笑。

    他们这些纨绔老油条,当然不怕别人的目光。

    但项天歌毕竟才刚成年,还是头一次来逛这秦淮画舫,胆子小。他用斗篷遮掩,怕被熟人认出来,告到父王那里去。

    “哎呀~,驸马爷,您可算来了,让奴等的心焦了,座位早已经备好,快快请进!

    哎呦,这位不是沈大公子吗,您这浑身豪贵之气,金光璀璨,都快让奴这双眼睛都快亮瞎了!

    咦,这位小哥哥,好面生啊,不知您是哪位?”

    一个风韵老鸨,带着十名烟雨楼,水灵灵花枝招展的姑娘,亲自迎了出来。

    “这位是太子爷...招呼好了!”

    谢驸马低声轻笑道。

    风韵老鸨满脸的激动了,没想到谢驸马请了这么重份量的贵客前来,“太子爷赏脸,烟雨楼蓬荜生辉啊,日后多多光顾!”

    当然,还有最后一位,重磅贵宾小昏侯。

    金陵城四大纨绔,这回算是凑齐了,一起光顾烟雨画舫。

    “哎呀,小侯爷这是哪阵风把您从平王府里吹来了!自您入了平王府当了乘龙快婿,奴可就再未曾见到您的容颜了。您这一来,奴这心肝都快激动的跳出来了!”

    老鸨激动,“姑娘们,来招呼!”

    小昏侯楚天秀一亮相,十余位烟雨楼的姑娘们便美眸闪亮,神情激动万分,几乎要尖叫起来。

    秦淮河畔,哪家青楼的姑娘不认得小昏侯?!

    自从昏侯新词一出,这青楼的姑娘们几乎都成了疯狂的小迷妹。

    “小侯爷!您可是好长时间没光顾我们烟雨楼了。”

    “今儿晚上可有空?咱们手足相抵,秉烛夜谈~您那篇昏侯新词,过夜也不收钱的...!”

    姑娘们热情的围着楚天秀,恨不得黏在小昏侯身上。

    祖儿郁闷的看着这群莺莺燕燕.....姑爷,跟她们熟么?这么不要脸。

    “不必等晚上,咱们现在就去画舫,畅谈...高雅文学!”

    楚天秀一笑,举步往画舫而去。

    老鸨欢喜,“姑娘们,还不快跟着上画舫,好生去伺候四位大爷。”

    沈万宝猛摇着扇子,看到这些姑娘们眼中冒光,都只顾围着小昏侯,心中抓狂,无比嫉妒。

    “假的,这一定是假的!他一定是花了很多银子,请她们当粉托!本沈大公子如此多金,挥金如土,岂会比不上他一个上门小侯爷!”

    谢安然看到这一副场面,也充满了无奈。

    小昏侯不在,他这才子大帅哥,从来都是烟雨楼的男主角。

    但小昏侯在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变成隐形人一样...这是男配,还是路人?

    太子项天歌郁闷的跟在背后,悄悄的“呸”了一声。

    哼!

    她们难道不知道本太子,才是最大吗!

    走着瞧,本太子爷今儿在这烟雨画舫上,才是身份地位最尊贵,最耀眼的一个。

    ...

    很快,他们金陵四大纨绔来到烟雨画舫的一楼大厅。

    这烟雨画舫巨大,共三层,足足可以容纳三千人之众。跟普通的楼船不一样,内部是一个环形,上下三层的中央部位,全部是空的。

    一楼中间大厅,是一座巨大的舞台。

    上下三层环绕,都能够从高处,直接看到一楼大厅的这座大舞台。

    而今年秦淮花魁盛会,十大青楼争夺花魁,就将在这座大舞台举办。

    这烟雨画舫一楼大厅,最前面几十个最好的观赏座位,早已经被谢驸马、沈万宝等等。

    还有金陵城的门阀纨绔子弟、官宦纨绔子弟,一大群数十名纨绔,直接给提前预定,包圆了。

    烟雨画舫的楼上,虽有一些雅静的大包厢,一大间可容纳上百人,可以安静的观赏,不会太过嘈杂。

    但这不符合金陵城里这群纨绔们张扬的性子。

    他们就喜欢在这大厅,人群最显眼,最热闹的地方,争强斗胜。

    秦淮花魁盛会,是元宵灯会的重头戏,金陵城的数千计的豪门、权贵、士子们,都会来观赏。

    他们不摆显一下。

    纨绔给谁看啊?

    楚天秀、谢安然、沈万宝和项天歌,这金陵城四大纨绔,当然坐在一楼大厅,最前面,最适合观赏的四个座位。

    “小侯爷,这位可爱的小妹妹...可是您的小妾?小侯爷可真有福气,有这么俊俏的小妾!”

    烟雨楼的一些姑娘们,则在旁边陪坐,想着法子讨好小昏侯。

    其余一群小纨绔们,也早已经到了画舫,彼此“热情”的打招呼。

    像什么杨氏门阀杨褚的小孙子杨睢,号称杨小太岁,杨贵妃最喜欢的亲侄子。

    还有汉王府老刘家,大鸿胪刘骐的长孙,“闲散小王爷”的刘策。

    纨绔比比皆是。

    随便一个“小纨绔”,那都是王侯长孙、十大门阀世子,金陵城里赫赫有名的人物。

    只是比不上“金陵四大纨绔”的显赫名声,只能屈居于小纨绔了。

    金陵城里的大小纨绔们,全都是狐朋狗友,经常混在一起。

    交情好的时候,可以穿同一条裤子。

    交情坏的时候,大打出手,恨不得打破对方的狗头,彼此都是熟悉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