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界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楚氏赘婿 > 章节目录 103 烟雨画舫论英雄!
    楚天秀看到淮南王项安世,当众吟出这首枭雄诗,不由大感佩服。

    牛!

    不愧是老项家的诸侯王。

    说话无所顾忌,行事毫不收敛。

    皇帝项燕然要是听到了这首枭雄诗,不知作何感想,估计要气的牙痒痒的,却依然拿淮南王没办法吧。

    除非皇帝已经有铲除大楚这群项氏藩王的念头,准备拿淮南王来开刀。

    否则,只能忍着。

    他这个“小昏侯”,这段时间被皇帝不停的蹂躏,满肚子委屈。

    借淮南王项安世之手,让皇帝吃上一口苦黄莲,皇帝还只能忍着、憋着,想想还是挺爽的。

    ...

    吴王项弼看着淮南王意气风发的站在楼廊处,当着金陵城里众勋贵、门阀的面,炫耀着枭雄诗。

    他不由面色阴沉,心头气闷。

    淮南王项安世这一首枭雄诗,超水平发挥,强的过分,直接把众诸侯王们的风头给抢。

    众诸侯们面面相觑,憋红了脸,怎么也憋不出一首堪比《淮南王庆元宵》“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更出色的诗来。

    吴王项弼本来也有一首好诗,准备当众露一手,让众诸侯们吹捧自己一下。

    可是直接被比下去了,黯然失色,根本拿不出手啊!

    还比什么诗啊,赶紧换一个话题。

    他不展示一下自己领袖众诸侯的威风,这个诸侯的领袖位置,恐怕迟早要不保,要被项安世这个野心勃勃的淮南王给抢走了。

    “淮南王,果然文采斐然!文学之出色,堪与金陵城小昏侯比肩啊!”

    吴王站了出来,来到楼廊处,夹枪带棒嘲讽了一句。

    淮南王项安世脸色不由微变。

    吴王这家伙,居然把他和金陵大纨绔小昏侯放在一起“吹捧”,真阴险。

    跟淮南王一副儒雅文士气度不同,吴王的身材魁梧壮硕,面相威猛,极有诸侯大王的威严。

    吴王朝这画舫众宾客们,沉声正色道:“不过,咱们难得聚一起,这诗终究是小道,不提也罢,还是谈论一点正事好。

    当今之大楚,藏龙卧虎,群起云涌,英雄辈出。

    今日元宵佳节,在座的诸位都是金陵城一等一的俊杰,也算是缘分。不知你等以为,这天下何人,方为盖世英雄?”

    “哪还用说,当然是我庐江王项赐了!

    本王在任上,诛杀贼寇上万之众,扫平巢湖水匪,封国境内从此没有匪患。

    本王不为英雄,何人是英雄!”

    庐江王项赐起身,毫不客气的说道。

    他乃是淮南王项安世的弟弟。

    兄弟两个皆为诸侯王。

    论心高气傲,他当然不亚于淮南王,而且一向很不服吴王项弼,有机会便怼吴王。

    “呵呵,你庐江王何德何能,夸大其词,杀了几个水匪便充上万之众,就敢夸耀自己为天下英雄。本王之功绩,比你胜过更多。要不要一个个来数一下?”

    其余的众诸侯王们一个个都眼高于顶,自是当仁不让,说起大楚天下英雄,非自己莫属,吵成一锅粥。

    淮南王项安世不由摇头无语,他谁也瞧不上,不屑与他们争论。

    杀几个匪算什么英雄,不过将才而已。这群诸侯们,一群地里啄米的公鸡,目光短浅。

    济世安邦,需要大眼界!

    他淮南王在寿春,聚集数千文学之众,编纂了《淮南鸿烈》,通古博今,无所不学,才学盖世,这才是真正领袖天下的英雄,名传千古的帝王之大道。

    这才是大眼界,放眼千古。

    众诸侯们争的面红耳赤,吵成一锅粥的时候。

    这群诸侯之中,也有不吭声的另类。

    中山王项肥,就一言不吭,对众诸侯们的争执不感兴趣,也不掺和众诸侯王们的争论。

    他到了这烟雨画舫,就开始不停的吃喝玩乐,和烟雨画舫陪客的两位美人,调情嬉戏。

    中山王项肥,是唯一一个真正来逛青楼的诸侯王。

    其他的众诸侯王,不过是借秦淮元宵灯会烟雨画舫这个最热闹的场子,在金陵众勋贵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存在而已。

    他们的心思根本没在青楼上。

    诸侯封国有的是美色,可没有无聊到千里迢迢来金陵城里嫖妓。

    赵王项鹏祖,就坐在中山王项肥的旁边,正和其他诸侯们争吵谁是天瞎英雄。

    却看到项肥一副沉迷酒色,留恋秦淮画舫的摸样,不由满脸的不屑与之为伍。

    他指着项肥的鼻子,开口便大骂:

    “项肥,你能有点出息吗?

    咱们大家都在争论天下英雄!

    你在这里吃吃喝喝,满脸酒色过度,淫乐放纵。

    听说你中山郡国朝政一团糟,根本不理事?你既不辅佐天子,也不安抚百姓。

    你还有点藩王的样子吗?”

    项肥满脸的肥油,被赵王指着鼻子唾骂,也毫不在乎,嬉笑道:“本王生来是诸侯,生来不就是享受吗?

    那些繁琐的封国政事,交给下属小吏办就好了,本王操那么多心干什么。再说,我中山封国的事情,轮不到你们来操心。

    说到纨绔享乐,本王倒是颇想和小昏侯切磋一下,他和本王谁更能奢靡享受!”

    在座的众诸侯王们闻言,都皱起眉头。

    这项肥算是完了。

    诸侯之中要说到昏庸糜烂,非项肥这厮不可,没有半点诸侯王的样子。居然堕落到,要和金陵城头号纨绔小昏侯比奢靡。

    白瞎他这大好的出生,占了一个诸侯王的位置,分明就是一滩烂泥扶不上墙。

    项家子孙里出了这么一个孬种,也算是丢祖宗的脸了。

    吴王项弼看到众诸侯们各执一词,吵吵嚷嚷,如群鸟雀一般,不由懊恼。

    他是想让众诸侯们来吹捧他,给他助威的。

    怎么你们相互吹捧起来了?

    这是喧宾夺主啊!

    吴王项弼朝自己儿子项贤使了一个眼色。

    项贤心领神会,立刻站出来给他老爹捧场,扬声道:“在下吴王世子项贤,有话要说。当今天下英雄众多,诸侯各个都是英雄。不过,英雄也有首,这为首之英雄当然是我父王吴王!”

    烟雨画舫的数千计贵宾们闻言,都面面相觑。

    吹自己是英雄也就罢了。

    吴王,还要当天下英雄之首?

    这...

    这个排名,把当今皇帝放哪里啊?!

    不怕传到皇帝耳中?!

    楚天秀有些吃惊。

    他知道这些诸侯王们很嚣张跋扈,在各自的封国就是小天子。

    可没想过,吴王世子居然敢说自己老爹比皇帝还英明神武。

    这可就嚣张到了极点了。

    太子项天歌气的咬牙,满脸怒意。他忍了这群嚣张跋扈,自吹自擂的诸侯王们许久了。

    你们眼瞎了吗?

    本太子还在这里呢,就敢自夸自擂!

    项天歌不由拍案而起,朝项贤怒道:“混账东西,项贤,你瞎说什么。

    我父皇英明神武,北伐匈奴,统御大楚,才是天下英雄之首!

    我父皇之下,还有平王,征战讨伐,功劳盖世。天下英雄,平王排老二!

    再往下,还有本太子在此,可排英雄老三!

    你吴王算什么,顶多老四,凭什么当天下英雄之首?!”

    “凭什么?”

    吴王世子项贤,对这位“年少”的太子项天歌,态度很不以为然,不慌不忙,淡定的道:

    “太子,我这话可不是无缘无故说的。本世子来跟你算一笔账。

    当今天子,十年前曾经北征匈奴。但是征讨失利,伤民劳财耗尽国库,却未能开疆拓土,这难道也算功劳?

    当今天子,这十余年以黄老之术治国,与民休息,无为而治,事事顺其自然。

    无为而治,自然是不干事,让老百姓自己干活,朝廷不插手。大错虽没有犯,但功劳也没有多少啊!

    ‘外无战功,内无治功’,这话没错吧!

    天子如何能推为天下英雄之首?

    至于平王阁下,他有救驾之功。但也仅至于此了,算是挽回了天子做的一件错事。弥补过错,自然也谈不上大功。

    可是,项氏众藩王们却不同。

    数十位藩王拱卫大楚中央,代天子牧守四方。我们藩国可不是什么无为而治,我们是励精图治。我们外防敌国,内除贼寇,得以庇护大楚太平,黎民百姓安居乐业。

    故而,这十多年来,天下大治的功劳,应该算在众位藩王身上。

    而众藩王之中,又以吴王项弼为首,是功劳最大的一位。你说,吴王是不是当为英雄之首?”

    吴王世子项贤,面有得色,洋洋洒洒的一番言论。

    把整个画舫的数千名贵宾们,都说的惊呆了。

    他们这群宾客,无不是金陵城,甚至大楚的门阀勋贵。可以说,都是大楚极有影响力的一群人。

    这...!

    吴王世子说的好像很对啊...!

    皇帝打匈奴,可又没打赢,自己都没脸去提。治理大楚内政,又是用了黄老道家的“无为而治”,这是众所周知的国政。

    一句话总结,想干的事情没干成,其它事情又没去干。

    按照这个功绩,仔细算一算账,好像皇帝真谈不上什么盖世英雄...甚至可以说是平庸,怕也不为过吧。

    换一个平庸的天子坐上帝位,也跟项燕然的所作所为差不多。

    而众藩国的诸侯们辛辛苦苦镇守大楚四方,清剿匪患,防备外敌,保大楚皇朝的平安。

    吴王是地盘最大的诸侯,功劳当然是最大的。

    吴王世子吹捧自己的老爹吴王是天下英雄之首,虽然厚脸皮,但顺理成章啊。

    “你~...!”

    项天歌听的目瞪口呆,张着嘴巴,指着吴王世子想要骂,脑子里面却是一片懵了...。

    吴王世子这辩术太牛了。

    仔细算算账,父皇好像啥都没干成。

    他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骂回去。

    ----

    PS:今晚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