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界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楚氏赘婿 > 章节目录 117 回金陵,拉投资去!
    县衙。

    楚天秀上午去矿山,下召集众铁匠们准备大炼钢铁,在外面跑了一天,晚上才回到县衙歇息。

    祖儿立刻给他沏茶,端上可口的丰盛饭菜。怕县衙的厨子不行,连这厨子,都是从平王府那边带过来的。

    李虞郡主关切的问道:“夫君,这丹阳县的情况如何?”

    比较是她的封地,总归还是要过问一下。

    楚天秀喝着茶水,道:“丹阳县,守着一座金窝窝,却吃着干馍馍。丹阳县不能这样穷下去,得立刻抓紧,大干特干才行。”

    “哦,这话怎么说?铜矿很多吗?”

    李虞奇道。

    “铜矿倒是不多,也就我们自己挣点铜钱花花。

    真正的大富矿还是一座露天大铁矿,把它开发出来。足够全丹阳县的百姓,吃个满嘴流油,吃个几百年了。”

    楚天秀摇头道:“但问题是,丹阳县只有一座小炼铁作坊,才几十名铁匠,日产不过几百斤生铁,打造出来的低劣铁器不过几十件而已。

    这县里的炼铁术太落后,打出来的铁器也没有往外地销量,就在本县卖给农户。白白浪费了一座大铁矿,全成了石头疙瘩放在上山。

    我这丹阳县令,既然要让全县百姓富裕起来,自然要从这座铁矿石下手。丹阳县需大量的铁匠,来大炼钢铁。虞儿,你可知道哪里有铁匠?”

    李虞寻思着说道:“朝廷有一大批精良的铁匠,从全国各地征召上来的,归太尉府管辖调度,但只负责为朝廷大军打造兵器军备,不能私自调动。只能去外县招募一些过来。夫君你准备怎么做?”

    “我打算在丹阳县兴建一座改进的大型炼钢厂,争取招募到一千名铁匠,大量生产钢农具、各色铁器。然后卖到大楚的各地去。”

    楚天秀道。

    “有炼钢术么?”

    李虞疑惑,不太懂。

    楚天秀仔细跟她说了一番。

    他弄的这一套新式炼钢法,看上去似乎很先进、很玄乎。

    水利鼓风机,利用水利之后一台便可以抵得上几十个壮汉全力,风力大火力足,日夜不息。

    这千锤百炼的“百炼钢”术,也是极其坚固和锋利。

    但其实,这些都是历史上西汉和东汉铁匠们发明的炼钢方法,发明了足足了有两千年之久。

    曾经的汉朝炼铁技术之高,其实强的令人难以置信。一个高炉群,可以多达二百多座高炉,一座高炉能一次出炉一吨的“炒钢”,空前绝后的程度。

    所以,这并不是什么现代炼钢术。

    楚天秀不过是提前了一二百年,把百炼钢拿出来而已。在丹阳县城这个小地方,挖个土炉子连熟铁,反复的锻造,便可以炼成。

    把这套技术拿出来,大楚铁匠们完全可以做到。

    真正的问题其实只有一个——缺钱。

    要建各种土高炉,招募大批铁匠来炼铁,需要大笔的投资。

    楚天秀准备自己领一个头,先砸进一万两银子去。

    但其实这点钱很少。

    要知道建一座造纸作坊都花了三千两银子,沈家更是花了万两银子。更何况是大型炼铁作坊。

    他要把丹阳县,打造成为一座大炼钢铁的基地,区区一万两自然是远远不够。

    一万两银子只够建造十座新式高炉,数量不多,用上改良的技术,几十、上百个铁匠就能搞定了。

    投资小,见效慢。

    估计需要十万两银子,大量兴建大批量的小高炉,才能运作起这个大项目,让丹阳县的百姓全都进入这个钢铁产业,“轰隆隆”的大步跑进入钢铁时代。

    “先投一万两银子?...好吧。”

    李虞揉了揉额头。

    这笔钱她自然拿的出来,昏侯纸作坊挣到钱已经差不多够一万两了。

    就算这笔钱全亏了,也就只是把先前挣的都亏进去。

    剩下缺的九万两银子,楚天秀准备去筹资金。

    大型炼铁作坊的这笔投资,太过巨大,当然不能都是自己一家出。要不然,中途出了什么问题,裤底都会输光。

    先从本县下手吧。

    丹阳县虽穷,还是有一些大地主、乡绅和富户的。给这些地主乡绅们一个发家致富的机会。

    省的他们以后抱怨,小昏侯这位青天大老爷,不给他们发财的机会。

    ...

    次日一早。

    “铛、铛、铛~!”

    县尉赵虎,典吏蒋冈,得了县太爷的命令。

    百般无奈的带着十几个兵丁和衙役,在丹阳县的街头,敲锣打鼓。为县令大老爷的这个大型炼钢作坊,筹集一笔巨额的银子。

    “乡亲们,乡绅们,把自家的银子,拿出来投炼铁作坊吧~!”

    “县令大老爷说了,他要带大家发家致富,大造炼铁作坊,等挣了大把的银子,会分给大家!”

    “县太爷说了,这是咱们丹阳县百年难逢的发大财的机会啊,错过了可就没了!以后炼铁作坊挣了大把的银子,别怪县太爷没提醒你们啊!”

    他们两个喊破了嗓子,喉咙都冒烟了。

    结果丹阳县城,家家户户闭门闭窗...往日人来人往的县城大街上,一个鸟影子都看不到,更别说银子了。

    各家各户的乡绅、大富户们,躲在自家大土院的门后,堵住大门,从门缝里瞧着外面的动静,“我呸~!小昏侯才上任一天,就迫不及待的巧立名目,开始搜刮百姓的钱财了!昨天说要带着百姓发家致富,今天就开始收银子!”

    “这父老乡绅们,防贼一样,防着咱们的县令大老爷啊!”

    县尉赵虎满是无奈。

    典吏蒋冈也没辙。

    这个法子根本筹不到银子,除非强行征收。

    可惜,县令大人说了。

    自愿!

    一定要自愿,不可强迫富户筹银子。

    结果,无一自愿响应。

    县尉和典吏两人,倒是被县太爷逼着,各自掏出了一百两银子,算是其中一座高炉的一点点小投资。

    这让他们两个颇为肉痛。

    他们两个小吏也很无奈啊!

    别人家的县令,都是去搜刮民脂民膏。

    可是咱家的县令,一来就搜刮县尉和典吏。

    他们两个还不敢不给。

    另外,还筹集到了那么几十两银子,却是众铁匠们将枕头底下的钱拿出来,给凑上来的。

    铁匠们觉得县令大老爷这炼钢术玄乎其玄,好像有些本事,少量的投一点,试一试。

    ...

    县尉赵虎和典吏蒋冈走遍了县城和乡下,愣是没找到愿意主动投资的县令老爷的炼钢作坊。

    他们只好回到县衙,带着筹集的银子,硬着头皮向县太爷禀报。

    “算了,蚊子肉也是肉。”

    楚天秀摇头。

    一个丹阳县,连县尉、典吏和一群铁匠们,总共才筹了一百几十两银子。

    其余大富,分文未出。

    这丹阳县还是太穷啊!

    当然,眼界也不行,一个个富户、乡绅、大地主们都守着自家的银子不肯撒手,生怕被他坑了。

    楚天秀也没去逼他们给。

    给他们一个发财的门路,自己不要,以后可别怪他这个县太爷没有提醒,不带他们发家致富。

    等回金陵城,他吃大户去。

    金陵皇城这座聚集了天下富户的帝都,大豪多,几千、上万两银子,豪门勋贵们根本没放在眼里。

    按照后世的说法,就是要去拉投资。

    “李敢年,你投不投银子?姑爷带你吃大肉!”

    楚天秀喊道。

    县丞李敢年吓得两腿一哆嗦,脸色惨白,哭道:“姑爷~,我那点银子还留着去媳妇呢!要是亏没了,媳妇都娶不上了。后半辈子要打光棍啊!”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本姑爷还能坑你不成。本姑爷还出了一万两银子呢,也没掉肉啊!

    你去写信给你爹,筹个一千两银子出来,本姑爷分给你一座高炉!别说姑爷坑你,姑爷这是大力提携你。

    挣一年的钱,明年就够你娶十个妻妾了。”

    楚天秀看李敢年这副胆战心惊的怂样,没好气道。

    ...

    一晃五六日过去。

    雨水节气很快过去。

    楚天秀在丹阳县,带着县丞李敢年,县尉和典吏,主持完丹阳县里的雨水春耕。

    其实也没多大的事情。

    雨水意味着春天的雨季马上就要到了,要带着全县上下的农户,抓紧培苗,给地里施粪肥,修整沟渠,挖沟排水什么的。

    现在还是在育苗,并没有到种的时候。

    农民们带着自家的牛,带上铁农具,抓紧翻耕土地。

    耕田虽然有牛,可是不太管用,铁农具太容易碎了。

    这一翻耕,果然看出,丹阳县打造的铁制农具十分劣质,动不动就断裂、破损。

    为此,铁匠们都不敢打造大型的一尺多长铁犁,全是半尺短犁,翻耕的深度太浅。

    锄头也很短浅。

    有土话叫:“耕深一寸,可顶一遍粪。”

    翻的浅,粮食自然打的少。

    一场农耕下来,大量的铁农具破损,要趁着农闲的时候去铁匠铺重新修。

    楚天秀看了挺无语。

    生产工具,才代表着生产力啊!

    这是千古不易的大道理。

    而在这两千年前的大楚,钢就是生产力。未来的两千年之久,钢都是最大的生产力。

    ...

    雨水结束之后。

    楚天秀这位丹阳县令,主持完全县的农耕,也没必要继续留在丹阳县里了。

    除了春耕秋收,收粮收税之外,一座小县城基本上也没什么事。

    官司案件,从来都不是县令的主要工作,隔十天半月处理都行。

    这丹阳县城,就交给县丞李敢年在这里看着。有事情不决,派人往金陵城送信便是。

    再加上县尉赵虎和典吏蒋冈这两位经验丰富的“老油条”,应付一座小县城完全没问题。

    两位县尉和典吏,早就,巴不得县令大老爷回金陵城,别再搜刮他们这些下属的油水了。

    “县令大老爷,保证身体啊!”

    “在金陵城,好好养。我们会想县太爷的!”

    丹阳县众乡绅们纷纷前来送行,一个个面上抹泪,心中欢喜无比。

    小昏侯折腾了一番没有搜刮到银子,终于受不了这穷寒之地,要回金陵城享福去了。

    李敢年这个县丞,看上去老实憨厚,明显比小昏侯这位县令大老爷靠谱多了。

    楚天秀一挥手道:“走,回金陵城。找银子,拉投资去!”

    平王府的一行“轰隆隆”的马车队伍,直奔金陵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