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界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楚氏赘婿 > 章节目录 136 开战
    金銮殿。

    大午朝,数百名朝臣,还有勋爵们站在大殿内。

    皇帝项燕然睡了两个时辰回来,腿也不软了,精气神饱满,再次坐上了金銮殿的宝座。

    皇帝看到这满朝的老臣们一个个都是精神抖擞,挤满了偌大的朝堂,不由甚为满意。

    太子项天歌乖巧安静的坐在金銮宝座下的太子座上,聆听朝政,也不敢闹腾。

    “三公赐座!”

    “今儿惊蛰,春雷乍响,万物复苏,是个好日子啊!诸位爱卿,积极献言献策。”

    项燕然俯瞰着众朝臣们,淡淡说道。

    谢胡雍丞相、李荣太尉、御史大夫孔寒友被赐座,在金銮殿朝堂最前面。

    其余文武公卿、勋贵,济济一堂,却是尽皆沉默,针落之声可闻。

    围绕着“岁举制”,两派官员已经争执了半个月之久。在这件事情面前,其它政务都无足轻重。

    众臣皆知,这场大午朝定然爆一场门阀和儒派的大战。

    为了争夺举荐之权,双方都会全力以赴。

    越是大风暴来临,越是安静而死寂。

    朝堂大战,犹如战场上的排兵布阵,谁冲锋陷阵,谁是中军,谁是诱饵,谁来掩护,都极为讲究。

    没有号令,谁不敢轻举妄动。

    按理,都是三公领衔率先上奏疏,但这一次他们全无动静。

    董贤良头一次参加午朝,却卷入这大朝争之中,心中忐忑。

    可是,谁让皇帝点名,让他上阵呢。这是逼着他,逼着他老师孔寒友,尽快拿出战果来啊!

    董贤良硬着头皮,第一个上奏疏,冲锋陷阵,“皇上,小臣秣陵县令董贤良,奉命入朝,请求上奏!”

    “准!”

    “小臣位卑言轻,本无权在朝堂上言。

    但因为岁举一事,朝堂争执,旷日持久,当尽早解决。

    小臣为庚子年岁举,殿试优等乙名,斗胆建言,献《举天下贤良策》!”

    “凡欲谋良政者,必先谋良人。”

    “我大楚贤良之辈,杰出者众,遍布朝野内外。十万儒生,欲报效朝廷,却苦无门无路。”

    “小臣请求,改革‘岁举制’,推行‘量材而授官’!”

    “小臣请求,兴办太学府,养天下贤士!”

    “臣献上千名儒生请愿书,这些儒生乃是大楚百郡千县的代表,盼改岁举制,请求朝廷恩准!”

    董贤良拱手,双手高举一份厚厚的请愿书,上面全是红色的拇指印,呈交皇帝陛下。

    光是按手印,就占了十页纸。

    这是他回到金陵城之后,在昨夜组织金陵儒生们请愿的一次秘密行动,高度保密。尚未来得及登上《大楚邸报》,自然也不被外界知晓。

    皇帝项燕然微微颔,面无表情。

    董贤良呈上一份千名儒生请愿书,请求改制。看来还是用了心思,全力以赴了。

    接下来,看丞相府那边如何应对了。

    丞相府的众大臣刚开始不以为意。

    董贤良再怎么巧舌如簧,一个个小小县令的言辞,他们也能堵回去。

    但是听到最后,众臣们的神情不由动容。

    董贤良居然拉上了千名儒生,代办天下千县的儒生们写下一份请愿书。这意味着他不是代表自己说话,而是代天下儒生说话。

    这可是大事,朝廷必须给一个答复。

    丞相府,谢胡雍主相、王肃副相等,相视一眼,派一个低级朝臣来应付董贤良这个县令,肯定是不行的。

    长史谢煦出列,正色道:“皇上,岁举有大利,也有小弊,这些利弊先不谈。

    但臣以为,这是大楚祖制。太祖定下来的规矩,乃是我大楚立朝的根基,岂能说改就改?

    难道因为饭不可口,就把锅砸了?

    吃饭砸锅,这显然是不妥当的。

    岁举,乃是大楚二千石郡守以上官员和侯爵以上,举荐出仕,方能参加殿试,通过陛下考核为官。

    天下儒生们觉得岁举有失公平,觉得自己比举子更出色。这完全是他们的幻觉。

    二千石郡守以上官员所举荐的举子,无不是出自大楚大族,自幼在老师的指教下的勤学之辈。

    他们家族拥有书籍无数,自幼读书万卷,跟着家族长辈开拓视野。这眼界,这见识,又岂是贫寒儒学能比的?

    臣以为,不可改!”

    立刻,便有一名御史跳了出来,道:“勋贵、官员举荐之人,几乎都是亲族子弟,难免私相授受,有失偏颇。选出的举子,日益平庸。

    臣以为,当请大楚德高望重的长者,不偏不倚的当世大儒,为中正之人,聘请为‘中正官’,由中正官评定天下各色人才,为朝廷选人才。

    臣提议,‘岁举制’改‘中正制’。遴选天下贤能之人,量材而授官。”

    这是儒派官员这边商量许久,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便是将“岁举制”改成“中正制”。

    依然是举荐,但是举荐人的身份必须要改掉。

    让大楚威望最高的当世大儒,担任举荐人。

    这样既能服众,保证足够的公平,又能确保大量的儒生们被举荐入朝,出仕为官。

    但是,这相当于剥夺了门阀勋贵们的举荐权,他们岂能忍。

    立刻有官员跳出来反驳,“哼,中正?就能避免私相授受?未必吧。

    如孔大人这般大儒,不也举荐了自己的两名亲传弟子!连孔大人都做不到中正,何人谈得上中正?!”

    “孔大人举荐的两名弟子董贤良和晁方正,他们二人都非门阀士子,乃是寻常儒生,却高中今年殿试第二、第四名,可见孔大人正是举荐贤能之辈。举贤不避亲,除了孔大人,谁人能做到?!

    但是其余二千石官员和侯爵‘岁举一人’,举子尽是庸碌之辈,这就是偏袒豪门大族。天下寒门之族,哪有出头之日?!”

    御史台的御史们,和丞相府的众臣们神情激动,对骂起来。

    太尉府的武官们倒是极其沉默。

    太尉李荣不话,除了军务之外,很少会表自己的意见。其余武官,自然不敢随意开口。

    楚天秀站在朝堂上,有心投入这场激烈的战斗,却没有机会,心中憋的慌。

    咋就没人问问我的意见呢?

    我可是殿试第一名啊!

    当我这小昏侯犹如透明人一样,唉~!

    这朝堂派系之争就是这样的残酷,之前把他当成靶子来批判,现在干脆不理他,当他是个小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