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 章节目录 第1185章 又来一个
    基克拉感觉到深深的挫败和绝望,丫的,自己长这么大,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和生命威胁啊。

    这些人统统该死,等她回去后一定要让父君将修真界铲平了!

    当然,最可恨的就是那个给她出馊主意的家伙!

    只可惜,她现在精力都用在逃命上,即便对薰羽恨的要死,也无法分心来折磨对方了。

    意念朝薰羽吼道:“……你这个低贱的东西,说,是不是你故意设陷阱整我的?我告诉你,我若是死了,你也休想占据我的身体,我一定会在死之前把你吃掉!”

    薰羽倒是很想设下这样绝妙的陷阱弄死这家伙呢,可是她有这样的手段吗?她现在只能所在这个灰扑扑的空间里,连意识都传递不出去,她怎么就设下陷阱了?当然,眼下一切正是她乐见其成的。

    薰羽心中很爽,但是面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依旧的惶恐不安,连连告饶:“我没有,我的灵魂我的意识…我所有一切都在你掌控之下,我怎么能做这些?再说,现在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若是你出事了我是绝对活不了的,我还想要回到我自己的世界去,我又怎会做出伤害你那么愚蠢的事情呢?”

    “都怪你,要不是你说在这秘境中卖墨九渊一个人情,我又怎会陷入这样的境地?不是你的错是谁的错?”

    薰羽心道:是,她是有自己的心思。不过这种一旦出事就直接甩锅的人,她已经屡见不鲜了。

    薰羽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一进秘境就把其余人都引过来了?一开始我也让你逃啊,是你说人家只有一两个人,随随便便就能干掉他们。然后才一步步被引进对方的陷阱,然后才……”

    “够了,不要说了。都是你这个害人精,等我逃出去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你之前不是说有个啥地方吗?还不快带我去?”

    呵,即便你现在就要杀我,你也用不着说出来啊。一边说杀别人,还要别人为你效力,呵呵……这样的人,不给主角当炮灰简直天理难容。关键是根据对方讲诉的信息,这家伙好像记忆中还经历过一段,竟然仍旧这个样子。看来重生能改变一个人或者对历史都起颠覆性作用,也只会存在那些小说里了。

    薰羽连忙应着:“好好,我看看……唔,往那边,那边飞——对,然后再,再往右……左……”

    跑了两三天,基克拉即便有飞行法器,也感觉精神力吃不消。

    薰羽看着空空如也的密林,在她所知的那个剧情世界里,这里应该有千年生的灵草,然后墨九渊就会在这里遇上非常厉害的怪兽……

    她也没有多少意外,毕竟,这个世界早已经变了,偏离了那个小说里的剧情。

    于是她让薰羽在周围随便飞飞,欣赏着对方累的像狗的样子。

    ……芩谷在小Z如同雷达一样的扫描和指示下,将一路上的灵药或者隐藏的那些洞府,一一指给芩谷。

    那收获简直是杠杠的,后来她的储物格都放不下了,不得不花费一笔费用提前传会自己的小屋的储物柜里。

    若是直接丢给天道平台的话,价格会少很多,而且一些东西芩谷觉得可以暂时放着。自己储物柜还空着,万一以后也有类似的剧情世界,正好可以用上。

    正当她在小Z指示下往下一个目标飞去时,远处传来混乱的能量波动。

    咦,有人在打架!

    这是她进入秘境一个多月来,第一次看到人打架。

    秘境中就是实力和运气的较量,真正的成王败寇。有时可能一件宝物就能影响一个宗门的运数,所以为了一个件宝物的殊死搏斗太正常不过了。

    而芩谷还是第一次见。

    她在想,自己要不要去凑一下热闹呢?

    修真界和地灵族针对魔族的阴谋,还有自己刚进入秘境的杀机……若是不还点礼,人家觉得没有礼尚往来,不地道。

    芩谷仔细感应战斗的能量波动,衡量对方的实力……

    小Z:想去捡漏就明说吧,又没啥好丢人的。

    小Z刚刚腹诽了一句,立马传音:“哦,不用了,人家已经主动送上门了。”

    芩谷感应到对方,对方也能感应到他。

    果真,随着一个小点朝这边冲过来,还有一道急切的意念传给芩谷。

    “道友救命,道友救救我——”

    从这求救声音来看,是一个女子,而且……还是一个熟人。

    芩谷脑海中立马浮现出她第一次进入黑山城遇到的那个黑袍女子,没想到她也进入幽灵秘境了。

    这秘境并不是谁都能进的,除了修为之外,还需要身份背景。

    看来她的身份果真不一般啊。

    随着那女子朝芩谷靠近,还有数道波动跟随而来。

    芩谷眼睛微眯,至少有六七个人缀在其后面。

    一下子能够招惹这么多人,这女子也真是本事啊。

    毕竟在芩谷看来,大家进入秘境的目的都非常明确——寻宝。

    除非有天大的不共戴天之仇,否则没人会把这宝贵时间浪费在别人身上。

    当然,若是对方身上的价值远超自己想要寻找的宝物,那就另当别论了。

    芩谷身上没有怜香惜玉和仗义救人的基因,所以,即便是她感觉自己对上另外那几道能量波动也有余力,她仍旧不想趟这浑水。

    当然,若是这些人相互攻击搞死了,她在旁边捡捡漏则不成问题。

    芩谷的这些想法完全没有任何遮拦地在识海中浮现,毕竟刻意隐藏想法就要分出更多意念去控制。在自己的系统面前没啥好遮掩的……再则,系统的数据检索能力强大,即便遮掩,若是对方想知道她的想法的话,总会有办法的。索性坦荡点。

    没错,她就是这样一个自私的阴险家伙。

    小Z早就知道芩谷的行事风格和秉性,觉得这很正常。

    枳则是很想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奈何被禁言,只能在那里呜呜地跟小Z交流。

    “啧啧,这么阴险的想法,就算是有,自己藏着不好吗?要不要这么直白地呈现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