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界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绝世护美兵王 > 章节目录 第1229章 她若不回,你亲自去找!
    第1229章 她若不回,你亲自去找!

    在去拜访风家之前,燕若惜就让陈中等在门外了。

    此时见她出来,陈中松了口气。

    虽然这些天的相处,让他更加的尊敬这位流离在外的大小姐。

    但谁知道她会不会突然逃跑。

    今天可是家主给的期限的最后一天了。

    陈家上下早就准备妥当,方才家主来电话,就连向来不问家族事务的老太爷都盛装出席,早在客厅等候了。

    就等着自己带着她回去。

    还好她出现了,要不然陈中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以死谢罪了。

    此时已经是下午,燕若惜出来之后就上了车。

    从后视镜中看到陈中重重的松了口气,燕若惜微笑道:“陈叔,咱们走吧。”

    “好的小姐!”陈中说着,启动车子开始前往陈家。

    燕若惜打开玻璃窗,看了一眼风家的院子,隐约间感觉道一股气息从风酒酒的院子里出来。

    她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关上窗子,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终于要回到自己久别了二十多年的地方,甚至心里也有了久违的激动感。

    只是——自己以后,该何去何从呢?

    关于龙血的事,外公又知道多少?

    他会跟我坦白么?

    又或者将我彻底留在陈家?

    还有叶舟,他现在还好么?

    不知道那几枚丹药,他吸收了多少,又有了多少实力?

    现如今苏海并不太平。

    若只是几个家族犯上作乱还好,但那光明宗实在有些古怪。

    单是从风酒酒口中所听到的消息,就让燕若惜有些担忧。

    不过这些事,现在正是疑惑所在,也没有人给她答案。

    只有到了陈家,或许才能明白。

    燕若惜轻轻呼吸着,她擦了擦手心的汗珠,不管如何陈笑都是自己的外公,母亲的父亲。

    自己要以最好的状态,去见他才行。

    就在车子消失在风家大院的时候,一道身影从风酒酒的院子里冲了出来。

    显然就是风酒酒。

    她此时脸色还有些红,显然体内的酒气还没排干净,似乎发现了燕若惜离开,这才追出来的。

    “这女人是不是之前听到了什么?走得这么急?”风酒酒喃喃自语。

    随后,她眼神一凝:“若是她听到了,那一定会帮我的!这可不好!”

    “父亲此时想必已经快到陈家了!陈家对她还不知道什么态度,若是因为我的事闹得他们不和睦,倒是临死还让我增添许多罪孽了!”

    “不行,我得跟去看看,反正父亲在前,陈家人也不会拦我!”

    风酒酒心里决定,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回去换了身衣服,淋雨打扮了片刻,便驱车前往陈家。

    在自己家里面宅点无所谓,但要去陈家这种大家族,礼数还是需要的。

    不能丢了风家的脸。

    陈家那边此时的确已经万事俱备。

    就只等挂着陈中的车停在门口,他们便会出来迎接。

    可左等右等,连个影子都没有。

    距离之前和陈中约定的时间已经晚了将近一个小时了!

    陈家大

    厅内。

    陈情左边的座位上,右边是陈羡。

    再往下就是陈家的一干长老。

    他们都算是陈家核心中的核心。

    人虽然不多,只有五六个,但每一个放出去都是能够震慑华夏的存在。

    而正前方的主座位上,陈笑正端坐于此。

    他似乎有些闲不住,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喝茶,样子也一直那样,和陈情的正襟危坐简直有鲜明的对比。

    曦月坐在他旁边,头上缠着老人的遮檐布。

    这东西其实就是人老了怕别人看到自己的头发和皱纹才带的。

    也是一种老人的象征。

    一身宽松的中年长裙,样子看起来已经五十岁了。

    但无论是神情还是牙口,乃至皱纹都很浅。

    虽然年纪已经非常大,但看起来好像才刚刚过了六十岁一般。

    脸上带着皱纹,体态矫健,饶是此时看着,也能想象得出当年是何等的绝代风华。

    不仅如此,她头发到现在为止一根都没有白,如墨一般。

    和站在陈情身后的丰韵女人形成了对比。看起来也就长个七八岁。

    虽然生的很有成熟女人的韵味,但头发也是白了一些的。

    曦月眼神中带着欣喜,还有些淡淡的焦急,每隔片刻,就要看看外院门口有没有车子停下。

    她虽然身体很特殊,若不是迁就陈笑不用变成这个样子。

    但终究还是个女人。

    历经了几十年的风雨沧桑,此时对儿孙自然有无法言喻的感情在里面。

    “情儿,这怎么还不回来啊?”曦月问道。

    陈情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自己这侄女该不是临时改变主意了吧?

    让陈家的布置白费倒是不要紧,放了自己的鸽子也不要紧,关键是不能让父亲和曦姨白等啊!

    百善孝为先,这可是罪过的。

    不过以他见过的燕若惜来看。

    做出这种事的概率太小。

    除非叶舟那家伙也跟着来了,那小子鬼点子太多,这种无良的事,他倒是做得出来。

    陈情还未等说话,他身后的女人也跟着微笑道:“是啊,催催吧。知道时间,我好再去温一下饭菜。”

    陈情闻言,拉住她的手道:“都说了这些事让厨房去做就好,你是主母,要先见她的。”

    陈夫人闻言温声道:“若惜多年未归,她回来别人下厨我不放心啊,亲自给她做点吃的才好。”

    一听这话,陈情有些无奈的看了自己爱妻一眼,正准备催一催陈中。

    正堂上方的陈笑发话了。

    他将瓜子皮吐了吐道:“行了,别听老太婆的话,催什么催!我乖孙女聪明的很,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这肯定有事耽搁了。”

    一听这话,旁边的曦月不乐意了!伸手就打算要揪陈笑的耳朵。

    但看着在场这么多人,不能扶了他的面子,手停在空中前也不是后也不是。

    “你——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陈笑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这一个小时前才问过,也不急着一会儿,再过一个小时,要不然孙女该以为我们要为难她了!”

    “哼!再过一个小时她还不回来!那就是你的错!你给我自己去找她!亲自去!”

    曦月面对陈笑丝毫不示弱,抬头瞪着他道!